生于八零年代

随写870 字

d3bBxU.jpg

有人说,八零年代,新鲜的年代,有人说,八零年代,不安的年代,有人说,八零年代,颓废的年代,我要说,八零年代,复杂的年代。八零年,万物复苏,改革开放,在各种思潮的大讨论声中,我们出生了,我们是幸运的一代,也是不幸的一代。前一阵闲来无事,在QQ上加好友,开场白就是,来,给你算个命吧,看看对方的基本资料,二十多岁,就做如下定论:对新鲜事物好奇,不满足于现状, 懒,心里浮躁不安,幻想,有活力,长不大,迷茫,不知所措,不乏才能。

我们迷茫。有人说,我们没吃过苦,对的,但不吃苦不是我们的错。不是不想吃苦,当你伸出涮碗的手,会被父母殷切的眼神劝到书桌前。想过做长途的徒步旅行吗?最起码做梦的时候,为什么不去呢?在阳光普照下的一代,不过是在温室里。小时候就背负起父母没有实现的梦想:科学家,专家,医生,学者。在“社会形势一片大好,各行各业欣欣向荣”的大背景下,我们充当着,实践着成为四有新人的实验品,结果我们现在不知道我们想要些什么。我们有文化,有道德,有纪律后,失去了理想。可能是没有经历过饥饿,战争,病痛,在一条有人铺好一半的道路上,一个个的所谓理想最后成了破灭的泡沫,除了用阿Q精神自我娱乐,剩下的就是在深夜里失眠的无序的音符:我在干什么,我要干什么,我为什么努力,我怎么努力,我为谁努力,努力后会得到什么,得到后又怎么样?

曾经的梦想就是当个全才。我学英语,因为我喜欢,我可以一整天抱着本英文教科书,看得津津有味,学计算机,因为用得着,抱着一本FLASH的书嚼半天,就像吃一块炖了没多长时间的老牛肉,使劲呀使劲呀,光锻炼嘴里的肌肉了,可不能消化多少。可没有一件事办得全,办得精,英语就会说个NICE TO MEET YOU,急了加一句 LET‘S GO TO BED,真要是碰上老外得赶紧的往外掏文曲星,倒是从电影里学了不少骂人的话,可用不着啊,学了时间的不短的FLASH,连个片头都做不出来,抱着电脑如便秘一般。只是对这些感兴趣,可为什么要学呢?想想都觉得挺伤心的,不可能去做外交官,不可能做黑客,只在和人侃大山时多了一种吹牛的资本。

想想真是很混乱,我的周围,没有哪一个同龄人说不孝顺的,孝顺是一种责任,义务,可找个活儿能坚持两年不换的,一个都没有,责任又从何说起?诺言的意义又要从哪里去追寻。由于我是个处级干部,说不清爱情的要义,可爱情是什么呢?里面有没有责任的问题,鬼才去讨论,我们要的只是拿精神和肉体上的欢乐,去他的责任。要是有一棵树可以让我透过它去见识整个森林,我会毫不犹豫地去。


歲月安然
一个持续更新的个人博客,记录生活、工作、爱好的点点滴滴。